散文

红叶的约定

它生活在秦巴山区,山里面有一种灌木,也不知道有没有正式的名字,当地人都叫黄栌枝,木质里树脂很重,山里人多用来做柴火。这种树叶一到深秋便发红,年年砍伐,年年生长。近几年随着退耕还林和沼气池在农村的推广,灌木得势疯长,深秋季节,秦巴深山里也有了漫山红叶。

曾经,在一个阳光的午后,漫步于林间小道,感受自然的气息。思绪缥缈,一片落叶翩然飘下,自我额前滑落我的鼻尖,悄无声息的落在脚前。我愕然中感受到了秋意渐深,万千落叶,独此叶与我有缘,轻触我的鼻尖,我弯腰拾起它,轻抚叶子,那清晰的纹路,艳红的色彩,引发我的思绪。抬眼望去,漫山浓染,已经红艳如画了。如果说山色如画,那我恰在画中。画中还有许多赏秋的人,一树红叶下,正好有个美女手握一枝红叶在摆型照相,夕阳的余晖下面颊绯红,不知是红叶染红了她的脸,还是她的脸映红了漫山的叶子。

任由脚步散漫于林间,我握紧了手中的叶子,曾几何时,它还是一片嫩芽,在阳光的温暖下渐渐嫩绿,渐渐翠绿,渐渐苍翠,渐渐深绿,渐渐微黄,渐渐微红,现在又已炫目的红色飘离树枝。都说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,每一片树叶都是一种独特的风景,满山的红叶自然是盈盈满目的风景。我收好这片与我有缘的叶子回家,夹在我的书中,时时翻起,时时抚摸,从此心里就有了一片叶子。这片与我结缘的叶子,成了心中的永恒,永恒的叶子。

喜欢上了叶子,喜欢上了漫山红叶,也就和叶子有了约定。每当秋色染山的季节,我一定要去山里赴约。那片片艳红,红艳了江山,红艳了赏秋人的脸颊,红艳了我的一颗多情的心。

艳红的叶子随风起舞,有的飘走了,有的就留在树根,化为来年枝头叶子生长的养分。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,但新叶新芽周而复始的吸收着曾经的营养。一片叶子,一片山林的颜色成了心中的永恒。永恒的叶子,永恒的约定。(汉钢公司 唐莉)